网站首页|学院概况|教育教学|学科建设|师资队伍|学子家园|招生就业|党建工作|产业新闻|葡酒文化
文章内容页
当前位置: 网站首页>>葡酒文化>>文化知识>>正文
母亲的野葡萄酒
2016-08-16 10:00 平顶山晚报 

    □李爱华(湖北枣阳)

  唐代大诗人刘禹锡在他的《葡萄歌》中说:“野田生葡萄,缠绕一枝高……酿之成美酒,令人饮不足。”

  在我们老家,山谷沟壑灌木丛中也生长着大量的野葡萄,它们吸吮天然的阳光雨露,长得蓬蓬勃勃。当深绿的野葡萄变成紫黑色,就是秋天了。据说野葡萄酒能预防心脑血管疾病、老年痴呆症以及多种癌症,甚至还能活血暖身,延缓衰老,美容养颜。所以不知从何时起,秋天酿制野葡萄酒已经成为老家人的一个习惯。

  现在又到了野葡萄成熟的季节。年过花甲的母亲像往年一样,早早洗好了罐子,准备好了白冰糖。我知道,她又要为父亲酿制野葡萄酒了。

  记忆中,父亲号称“酒葫芦”,三大杯老白干灌下去,依然面不改色,谈笑风生。说来也怪,海量的父亲每次只需饮得母亲酿制的一小杯野葡萄酒,就会眯起双眼,哼起小调,醉意朦胧。每当此时,母亲就会一边为父亲盛饭,一边笑着骂他:“酒葫芦,你就美吧!来年你看我还为你酿制吗?!”

  父亲头也不抬,自顾自地边唱边饮,母亲却食言了。来年她还是照旧上山早早去采摘几筐饱满、鲜亮紫黑的野葡萄回来酿制。

  母亲酿制葡萄酒非常讲究,先是精心挑选,凡有破损,或是虫咬过的野葡萄统统择出。然后,用水轻轻冲洗一遍,晾干表皮上的水。母亲再把干净的野葡萄和白冰糖按照五比一的比例放入罐中,接下来,就该捏碎葡萄了。罐子大,葡萄多,母亲往往捏得满头大汗,这时候,一旁的父亲总会说:“让我来吧。”母亲是不会让父亲捏的,她说父亲那双手沾满了油腥味,会“熏坏”了葡萄酒。其实,我知道,那是母亲心疼父亲,为了一家人的生活,父亲成天在工地干活,母亲是想让他多歇一会儿。

  终于捏得皮和籽外都是水状的了,母亲才住手,然后紧紧密封住罐子的口,放在阴凉干燥处二十天。等二十天后揭开罐子口,一股清香就会迎面扑来,在空气中慢慢弥散。父亲闻到了,等不及母亲用纱布把葡萄皮和籽过滤,就乐颠颠地拿着酒杯子走过来……

  如今,我明白了,酒不醉人人自醉。母亲把对父亲浓浓的爱酿在了野葡萄酒中,爱酒的父亲怎能不醉?

关闭窗口

版权所有:  葡萄酒学院